首页 区块链 链视界-以太坊7位创始元老相继出走,从此人走“茶”凉?

链视界-以太坊7位创始元老相继出走,从此人走“茶”凉?

放了三次鸽子的以太坊君士坦丁堡升级,终于在今年北京时间3月1日凌晨3点多成功完成升级。

以太坊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:前沿、家园、大都会与宁静。君士坦丁堡和接下去的圣彼得堡计划,标志着以太坊即将进入宁静阶段,即迎来以太坊2.0。

“以太坊1.0,是一群充满斗志的人去尝试构建一台‘世界计算机’;以太坊2.0,将会让这台‘世界计算机’真正成为现实。”

可惜,曾共筑梦想的这群人,早已各奔东西。据统计,已有7位以太坊创始团队的核心成员离开:有人因为技术理想离开以太坊,而后创造出以太坊客户端钱包;有人因为薪资原因离开以太坊,成立了基于以太坊平台的DApp;也有人因为理念不合离开以太坊,而后做出了市值排名前列的公链……

01 情人节分手

“Polkadot已经达到了以太坊宁静阶段将要达到的效果。”以太坊开发者Afri Schoedon没有想到,他这一句无心之言,掀起了轩然大波,并导致他从已工作了四年的以太坊生态中离开。

那天是2019年2月14日,刚好是情人节。

因为上述言论,以太坊开发者Afri Schoedon受到了以太坊论坛上用户的围攻。这条推文被认为是在支持像Polkadot这样的第三方扩展解决方案,即Afri Schoedon可能在背地里为Polkadot工作,设计一些阴谋,从而去故意破坏以太坊的发展。

“他总是试图推迟每次升级,并有意识地在开发讨论中引入一些没有意义的话题。“类似于这样的评论数不胜数,甚至还有人扬言要威胁他的人生安全。

Afri Schoedon一一查看社交平台上的谩骂,并试图解释。但正如Afri Schoedon所言,不管我做什么,一直在被人攻击。哀莫大于心死,这本该是Afri Schoedon在以太坊工作的第五年,但让一个人的爱消磨殆尽的最好方式,就是用言语伤害他。

2月19日,Afri Schoedon终于无法承受舆论压力,选择从以太坊生态建设中退出。

“我不再参与硬分叉、开发测试网、或者做出贡献等。我没在Polkadot工作过,从来没有,我曾为以太坊效力,我不恨以太坊。我爱过它。“初心遭受质疑的Afri Schoedon正式离开以太坊。

仅仅一句关于Polkadot与以太坊的言论,为何会引起社区成员的轰动?

“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我们一直被告知,Polkadot不是以太坊的竞争对手。现在Afri Schoedon证实了它确实是……”社区的成员对此进行着解释。

装睡的人从来都拒绝被叫醒,当社区成员投以期待的眼光看待以太坊未来发展时,却被Afri Schoedon指出以太坊的新衣是虚无的,部分社区成员选择怒火中烧,并迁怒于Afri Schoedon。关于背叛初心,社区成员认为Afri Schoedon在为以太坊进程开发工作的同时,也在为Polkadot工作。

事实上,Afri Schoedon是为以太坊Parity客户端提供开发支持的贡献者,而Polkadot和Parity是同一家公司旗下开发的产品,两者均属以太坊早期团队中的技术担当Gavin Wood开发的产品。

“他是为以太坊生态贡献最为明显的成员”——社区成员们对Gavin Wood如是评价。

2016年,Gavin Wood离开以太坊基金会,创造出以太坊主要客户端之一的钱包Parity。目前,有大约30%的以太坊网络在使用该客户端,同时以太坊基金会管理的Geth约占所有节点的50%。

Gavin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,对于以太坊编程,自己当时是当作练习来做的,且Polkadot是源于2014年底扩容以太坊的考虑基础上进行设计的。言外之意是,Polkadot是更优于以太坊的设计。

2017年10月,Polkadot打破了数字货币市场的萧条局面,在短短十天内,公募到近10亿人民币。而2019年第一季度,据消息透露,Polkadot正在寻求通过Token筹集高达6千万美元的资金。

社区成员眼看Polkadot起高楼,而对于以太坊后续发展的拖沓毫无办法时,便变得敏感了起来,同时将不满迁怒于Afri Schoedon发布的推文。

以太坊发展至今,已有多位核心成员早于Afri Schoedon离开以太坊基金会。

02 创始团队中7位核心成员已离场

2013年11月,V神在旧金山起草了以太坊的白皮书,同年,33岁的Gavin认识了19岁的V神。随后,V神召集了20位伙伴作为同行者,以太坊创始团队正式成立。

2014年1月,北美比特币会议召开。这天,初始团队成员V神、Gavin Wood、Jeffrey Wilcke、Joseph Lubin、Charles Hoskinson、Anthony Diiorio、Jeremy Wood、Stephan Taul等人初次全数汇聚一堂。

会议结束后,前期只是凭借兴趣为以太开发C++以及GO客户端的Gavin Wood和Jeffrey Wilcke,决定正式全职加入以太坊,且与V神共同作为组织的3个主管。

2014年6月,以太坊基金会正式成立。但在关于其是否为营利组织时,团队成员曾发生过争执,最终V神确定以太坊基金为非营利组织。而后Joseph Lubin推动了以太坊基金会成为一个非营利组织,确定了以太坊基础设施能公平独立地工作。

2014年7月24日,以太坊为期42天的众筹募资启动,共计募得3万多枚比特币(当时价值1840万美元)。也是在这年,以太坊创始团队成员开始陆续离场。

Charles Hoskinson在2011年,比特币价值1美元时,便加入了比特币早期挖矿的行列之中。而后,在加入以太坊团队之前,他曾因与Dan Larimer(BM)理念不合,而被迫离开共同创建的第一个去中心化加密货币交易所平台——比特股。

同样,在以太坊开发中,Charles Hoskinson再次因为与V神理念不合,而于2014年被迫离开以太坊。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可能由于对以太坊基金会商业模式存在争议。

“自己有钱的真正目的不是买大房子或是豪车,而是希望拥有安全感。有钱之后,我就可以随心所欲做我想做的事,而不必担心钱的问题。“V神在19岁时,已因比特币而得到过人生中的第一桶金,他从小的生存环境也决定了他不会为任何事而妥协自己的意志。

2015年5月,以太坊团队发布正式版上线前的最后一个测试网络,代号为Olympic。7月,团队正式发布以太坊网络第一阶段——Frontier阶段(前沿),从此以太坊正式走进大众投资者视野之中。

同年,曾负责以太坊管理运营事宜的Jeremy Wood与Charles Hoskinson合作,推出了IOHK–Cardano,并将公司座右铭定为“程序大于人”。截至今天,Cardano(ADA)总市值75亿,排名第十二。

▲Charles Hoskinson

时间继续拉回至2015年,曾任职以太坊首席运营官的Joseph Lubin成立了ConsenSys——全球最大的区块链企业,是欧盟帮助欧洲各地区块链传播的主要公司之一。

“我们创办ConsenSys的目的,就是推进以太坊项目的愿景。”到今天,Joseph Lubin成为了以太坊最大的投资人,其自称持有的ETH价值超过100亿美元。

2018年,在《福布斯》发布的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中,瑞波联合创始人Chrise Lasen排名第一,以太坊联合创始人Joseph Lubin排名第二,币安赵长鹏排名第三,而以太坊创始人V神排名第六。

该榜单上排名第八的是以太坊联合创始人Anthony Diiorio,而后其创办了Jaxx钱包。

同时,在2015年离开以太坊的还有The DAO的创始人之一Stephan Tual,曾是以太坊的COO。The DAO是搭建在以太坊平台上的一个DApp。

2016年4月30日开始,The DAO项目在28天内,募资超过一亿美元,但2016年6月18日,The DAO项目被黑客攻击。

为了避免投资者损失,以太坊V神决定进行硬分叉。于是,分叉出来了现在的以太坊(ETH)和以太经典(ETC)。

Stephan Tual而后在博客中写到:“多亏有矿工的支持,因为目前黑客还没有花掉一个币,也不会出现任何损失。”

而后,伴随Gavin Wood的离开,以太坊开始进入了缓慢的开发进程之中。

曾为了以太坊早期一系列开发任务而没日没夜敲代码的Gavin Wood,表示以太坊的后续发展是超过了自己想象的。

以太坊的开发进程,从不缺少技术人员。这个世界上,也从不缺少想要改变世界的技术人员。但事实上,V神在失去一众伙伴之后,以太坊确实迷失了方向。

03 让人失望的V神

2018年3月4日,在“以太坊未来之路”的主题大会上, V神在演讲中表示,扩容将是以太坊在2018年最关注的事情。然而,2018年以太坊的扩容之路走得极其艰难。

“我觉得V神已经不做事了。“V神曾今的追随者,已开始对以太坊进行了质疑。其唯一可以完成自救的路径是快速进入以太坊2.0,但仅君士坦丁堡硬分叉就拖延了半年多。

让以太坊投资者落空,是以太坊擅长的事情。

进入2019年,公链DApp生态发展情况中,无论是在总用户量,还是在总交易次数上,ETH均落后于EOS与TRON。正如Charles Hoskinson所讲:“人们认为爱西欧很适合以太坊,但不可否认的是,它也是一个危险的定时炸弹。”

爱西欧的陨落,后起之秀的竞争,让以太坊措手不及。

在面对各种质疑,V神甚至还侧面表述自己有退居二线的想法。“以太坊再没有像Gavin这样的大牛了”。社区成员对V神在逐渐丧失信心。

关于作者: 链视界

热门文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